最新电影简介
BT种子下载

85分鐘的片子,120分的震撼

“一個房間,一個男人,一部電話。”

文/陳佳俊

一個房間,一個男人,一部電話。

照樣能夠拍出一部精彩的電影。

話不多說,今天推薦的是一部丹麥電影:

《罪人》

Den skyldige

哥本哈根 電話報警中心

忙瞭一天的接線員阿斯格倒瞭一杯水等著下班,枯燥無味的工作讓他不停地看著手表。

眼看還剩十幾分鐘,急促的電話鈴聲再一次響起。

這裡是報警中心,你好

回答的是一個女人的哭泣聲,電腦上顯示她叫伊本。(警局可以根據電話號碼顯示主人的姓名和大致的位置)

嗨親愛的,別害怕

媽媽出門兜個風好嘛

阿斯格一頭霧水,打錯電話瞭?

你知道這是報警電話112嗎

你喝酒瞭嗎

伊本支支吾吾地應答著,好像在回答他的問題,又好像是在和自己的孩子打電話。

於此同時電話裡還傳來瞭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

敏銳的阿斯格立馬察覺到瞭異常,對方不方便講電話。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請回答是或者否——好的

你認識旁邊的人嗎——嗯

你們在車裡嗎——嗯

你被綁架瞭嗎——嗯

初步確認這是一起發生在高速公路上的綁架事件。

白色、面包車。

除此以外一無所知。

阿斯格立馬聯系瞭安全中心,派出巡警攔截車輛。

定位不精準,沒有車牌號,加上還是晚上,第一次行動以失敗告終。

通過這個號碼,阿斯格得到瞭米克爾的住址和車牌號。

此時他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這的確是一起因為傢庭暴力引發的綁架案件。

他打電話給以前的上司尋求幫助,希望找兩個人去米克爾的住址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線索。

上司立馬回絕瞭請求:

這不是你的職責范圍,再坐10分鐘下班回傢,明天你就不用接電話瞭。

阿斯格還是不死心,隻能找自己的好兄弟去住址探查一下。

隨著調查的深入,阿斯格發現這遠遠不是一起簡單的綁架事件,形勢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復雜。

古斯塔夫·莫勒

這部《罪人》是丹麥導演古斯塔夫·莫勒的電影處女作,首次亮相於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同時也是今年丹麥的沖奧電影。

有人說它是低配版的《恐怖直播》+《活埋》結合體,也有人說看完電影第一時間想到瞭《狙擊電話亭》。

以上電影的特點都是單調的場景和道具,卻有一個有趣的故事。

出於每天接觸電影,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前不久才推薦的《網絡迷蹤》。

兩部電影其實有很多的共同點。

都是在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出彩。

都是年輕導演的處女作。

都是將通訊工作的角色地位無限放大。

觀看這類風格的影片時會有一個缺點。

畫面全靠觀眾腦補。

《網絡迷蹤》還好,還能靠一些攝像頭提供其他的視角,而《罪人》基本上隻能看到主角的臉部特寫。

為什麼還有人這麼拍?

很簡單,因為沒錢。

請不起演員,搭不起道具,隻能極力壓縮創作條件。

可是沒錢並不代表拍不出好電影,相反,有時這些困難反而會激發導演的創作空間。

說白瞭,至少你得想辦法做到能夠讓觀眾自己腦補。

而且由於場景的單一性,故事的結構上往往也需要不斷的轉折,所以此類的影片往往都會有一個驚人的反轉。

如何讓這個反轉可信也是故事成敗的關鍵。

要想做到這一點,足夠的細節和線索一樣不能少。

故事一開始從兩個小案件入手。

有吸毒出現幻覺的,有在紅燈區被搶劫的。

中間還穿插瞭一個莫名其妙的記者打來的采訪電話。

這幾個電話看起來都無關緊要,卻是塑造人物很好的細節。

前兩個案子一開始聽起來報警人都很著急,不過都被阿斯格不慌不忙地化解,這表明他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接線員。

中間的電話也是一個伏筆,記者為什麼對他明天的庭審感興趣?

這對後面阿斯格的身份轉變做瞭很好的提醒。

我們不會對阿斯格的多管閑事感到奇怪,因為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專業的接線員,

他的性格決定瞭他不會撒手不管直接下班。

接下來關於反轉的鋪墊也很到位。

(劇透線嚴重警告)

首先是孩子的死。

導演有意識的給瞭觀眾一些引導。

在和孩子的對話裡,女兒提到爸爸手裡拿著刀,而且告誡她不要到屋子裡看弟弟。

米克爾和伊本離瞭婚,而且米克爾有過不良記錄。

孩子反復強調自己很愛媽媽,希望媽媽趕緊回傢。

這些暗示讓阿斯格和觀眾的第一反應就是父親是壞人。

他肯定是殺害孩子的兇手,然後綁架瞭妻子畏罪潛逃。

可是與此同時,導演又在整個故事的進展裡安排瞭很多的不合理的情節。

比如:

為什麼被綁架的妻子會被允許打電話,甚至後來被關到後備箱裡還有手機。

(觀眾腦補的綁架場面應該是雙手被綁,嘴上有膠佈)

為什麼米克爾會接聽阿斯格打來的電話,而且不止一次。

(如果米克爾是兇手,當他知道事情被警察發現瞭,為什麼不慌張)

原來妻子才是殺害孩子的真正兇手,她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丈夫隻是送她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這樣一切就說得通瞭,之前的不合理反而變的合理。

最有趣的是影片的結尾。

忙活完案子的阿斯格走到暗黑的通道撥打瞭最後一個電話,我們卻不知道他打給瞭誰。

這裡比較有可能的對象有三個:

之前的記者或者幫忙的兄弟。

片名叫《罪人》,這個罪人顯然不僅僅是伊本,失手殺人的阿斯格也在其中,整個案子裡,他成功說服伊本沒有自殺的同時,也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所以他很有可能是打給記者坦白一切,或者打給兄弟讓他明天不要做偽證。

當然也有可能是打給妻子,這個可能性比較小,但是在和上司通話的時候給過一個結婚戒指的特寫。

雖然隻有一句:“她搬走瞭”,也顯露出他和妻子的關系很緊張。

經過瞭這個案子,他對夫妻關系應該有瞭更好的認識,所以打給妻子。

當然導演很聰明,選擇瞭一個開放性的結局。

他用精巧的劇本設計瞭一個好故事,最後卻把答案交給瞭觀眾。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T种子还行?赏一包辣条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