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影简介
BT种子下载

專訪|羅溫·艾金森:憨豆先生非常自私,憨豆特工勇敢又成熟

倘若要盤點當今的喜劇大師,英國演員羅溫·艾金森(Rowan Atkinson)足夠有資格占據一席之地。

縱觀艾金森四十多年的演員生涯,他主演的影視作品不足20部,其實算不上特別多產。這是因為他沒有選擇“一招鮮吃遍天”的路線,而是一邊克制地鞏固經典形象,一邊不斷打造全新角色。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羅溫·艾金森就以“憨豆先生”(Mr. Bean)的形象聞名於世。進入新千年後,他又在喜劇電影《憨豆特工》中演繹瞭“一無所畏、一無所懼、一無所知”的英國特工強尼·英格利(Johnny English)。而在年過六旬後,他也能斂起駕輕就熟的肢體搞笑本領,重塑喬治·西默農筆下睿智沉穩、充滿人情味的梅格雷探長。當然,他也沒有忘記眾多粉絲的期待,每隔四年到七年,都會謹慎讓經典角色回歸銀幕,最新作品就是《憨豆特工3》(Johnny English Strikes Again)。這部喜劇電影上月先後在英國美國等地上映,並將於11月23日(本周五)起登陸內地院線。

鏡頭前微笑的羅溫·艾金森

說起羅溫·艾金森演藝生涯的起點,還要回溯至學生時代。想當初,這位農場主的兒子在進入數一數二的牛津大學時,選擇瞭務實的電機工程專業,還拿到瞭碩士學位。不過,最終他沒幹過一天跟大學專業搭界的工作。在牛津參加戲劇社團的經歷,激活瞭艾金森對表演的興趣和他身上的喜劇天賦。還沒有畢業,他就和社團裡的健筆理查德·柯蒂斯(Richard Curtis,《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諾丁山》《BJ單身日記》《真愛至上》)以及日後成為作曲傢的霍華德·古道爾(Howard Goodall)合作,在牛津當地的劇場表演滑稽小品(Sketch Show)。

強尼假扮廚師

艾金森從劇場轉入熒屏的首個重要工作是在BBC2臺的《非九點檔新聞》(Not The Nine o’Clock News,1979年-1982年)中出演常規角色。該節目堪稱是惡搞類綜藝的鼻祖,形式類似現在的《周六夜現場》,主要是通過小品拿熱門新聞、時政、文化事件、名人逸事等開涮,曾贏得英國電視學院獎最佳娛樂節目。

之後,艾金森又和大學時的摯友理查德·柯蒂斯再度聚首,合力開發在BBC1臺播放的情景喜劇《黑爵士》(Blackadder)。這部劇集充分展現瞭承襲自巨蟒劇團的英式諷刺,前後四季(1983年-1989年),從中世紀一路演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在2004年由BBC發起的“英國電視史上最佳情景喜劇”觀眾投票中,《黑爵士》位列第二,僅次於《隻有傻瓜和馬》(Only Fools and Horses),高於《是,大臣/是,首相》(Yes, Minister/Yes, Prime Minister)。

《非九點檔新聞》和《黑爵士》令羅溫·艾金森成為英倫三島傢喻戶曉的喜劇明星,不過它們一部緊跟英國的時事,一部緊扣英國的歷史,其他國傢的觀眾知之甚少。然而,1990年元旦在獨立電視臺泰晤士電視臺(1992年解散)首播的《憨豆先生》,卻迅速走出大不列顛,在世界各國廣受歡迎。即便是遙遠的東方,在1990年代中國為數不多的幾個頻道中,也常常能從“開心一刻”之類的集錦搞笑節目中看到他的身影。可以說,《憨豆先生》中信手拈來的隨便一段,都能令人嘴角上揚。這個熱衷於惡作劇、還動不動就嘚瑟、又充滿孩子氣的小人物看似不討喜,實際上卻很能俘獲人心,甚至一看到他的臉就會忍不住想笑,大抵是因為我們很容易從他身上發現自己的既可笑又可愛的一面。

強尼酒吧撩美女

《憨豆先生》令羅溫·艾金森聲名大噪,也為他贏得瞭很多廣告邀約。其中,最有價值的當屬為巴克萊信用卡拍攝的一系列電視廣告,因為他演藝生涯的另一重要形象——英國特工強尼·英格利正是脫胎於此。

廣告中,羅溫·艾金森總是信心滿滿去執行任務,最後弄得灰頭土臉,原因就在於他沒有一張巴克萊信用卡。“這個角色的整體態度是,他討厭自己在銷售的產品,這是一個反其道而行之的創意,我們不得不說,這是獨一無二的‘羅溫’式演繹。”與艾金森合作多年的制片人克裡斯·克拉克(Chris Clark)曾評價說。而繼2003年和2011年的兩部以英格利為主人公的《憨豆特工》系列電影後,艾金森進一步在《憨豆特工3》中將他“反其道而行之的創意”以及“獨一無二的‘羅溫’式演繹”發揚光大。

強尼倚門框若有所思

《憨豆特工3》講述首屆G12峰會在英國召開前夕,軍情七處的網絡遭到黑客攻擊,所有外勤特工的身份被悉數曝光。為瞭抓住罪犯,隻能從已經退休的特工裡找出一個人來擔當重任。經過英格利的一番擦槍走火後,他成瞭留給軍情七處的唯一選擇。不屑於高新科技產品的英格利整瞭一堆老掉牙的工具,帶著昔日的跟班大寶(本·米勒飾)來到法國蔚藍海岸尋找線索,發現美國科技巨頭傑森·沃爾塔有重大嫌疑,還邂逅瞭一位神秘的俄羅斯女郎(歐嘉·柯瑞蘭寇飾)。然而,首相(艾瑪·湯普森飾)卻被沃特森騙得五迷三道,完全不相信他的話。於是,強尼隻能祭出老古董來對付新科技,好在他的弄巧成拙總能成為拯救世界的最後一根稻草。

遊覽車上強尼腳踢解說員

為瞭替《憨豆特工3》在中國上映造勢,羅溫·艾金森於日前來到上海出席中國首映禮,並接受媒體采訪。與卓別林、吉姆·凱瑞、周星馳等我們熟悉的喜劇巨擘一樣,艾金森本人跟他塑造的角色其實有很大差別。他帶著英國紳士的彬彬有禮,同時也不乏些許拘謹。不過,言談之間,倒無法體會出他患有嚴重口吃(艾金森曾在過去的采訪中透露:“我的口吃時好時壞,要看我的心情是不是很緊張。不過口吃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發現當我在演戲的時候,口吃就消失瞭。口吃的問題也許是促使我當演員的靈感之一”),僅僅是在個別單詞上的首字母上會發出疊音。在專訪的過程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艾金森提到自己如何持續幾年全程參與到電影的創作中。據我所知,在他主演的三部《憨豆特工》中,編劇名單上其實並沒有列出他的名字,但實際上整部影片都是由他來主導,是他在為原本虛無縹緲的靈感註入血肉。或許,這正是大師級喜劇演員的特質吧。

艾瑪·湯普森、羅溫·艾金森、本·米勒片場大合影

【對話】

澎湃新聞

:在電影領域,英國特工向來很受歡迎。我們最熟悉的莫過於007系列(James Bond),此外還有專註惡搞的《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以及新生代的《王牌特工》(Kingsman)。跟他們比起來,《憨豆特工》有哪些特質?

艾金森

:我想就強尼·英格利這個角色來說,他跟奧斯汀·鮑爾斯(《王牌大賤諜》主人公)很不一樣。而就電影來說,《憨豆特工》的風格跟《王牌特工》也相去甚遠。從觀眾方面來看,《憨豆特工》也跟這兩部截然不同。這個系列是以傢庭為目標受眾,老少咸宜。我不認為《王牌特工》適合未成年人去看。未成年人倒是可以看《王牌大賤諜》,隻是它的觀眾群更偏向十幾二十歲半大不大的孩子。相對來說,《憨豆特工》這樣的電影比較罕見。因為時下的合傢歡電影多數都是動畫片,它能吸引到的觀眾跟其他特工片是完全不一樣的。

從角色上看,強尼並不像奧斯汀·鮑爾斯那樣愚蠢無能。強尼的確會試著去模仿007,而且認為自己就是邦德那一型。這是整個《憨豆特工》系列的基調。當然,他不像詹姆斯·邦德那樣能力超群,但他也不能算很糟糕,還是有點本事的。他能開車,能開槍,還能頭頂腳踢。雖然經常犯點小錯誤,但他很有企圖心去漂亮地完成任務,隻是實際上有點笨拙。而讓人們樂在其中的就是看他的雄心壯志如何破滅,這並非是由於他故意失態,純粹是能力上的欠缺。但在觀眾看來,就會覺得他的失敗很有趣。

舞池中央姿勢誇張的強尼

澎湃新聞

:在你以往的作品中,拍攝時的即興發揮是表演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那麼在《憨豆特工3》裡,有在片場即興想到的橋段嗎?

艾金森

:事實上,在《憨豆特工》的片場很少有即興發揮,那隻會在我們寫劇本的階段。常見的情況是我和編劇,可能還有制片人關在一間房間裡,我們會討論這個有意思嗎,那個有意思嗎,有時我會站起來,繞著房間轉圈,演示強尼會這麼做,強尼會那麼做,晚上編劇會寫下來,然後我們第二天再來討論怎樣處理更好、故事該往哪個方向發展。直到劇本寫好之前,都會有許多即興的修改;不過一旦劇本落實瞭,拍攝過程中就不會再動瞭。攝影機一啟動,我就會按照一直想好的方式去拍。當然,一個段落的每一條拍攝會有些許不同,畢竟我也不是機器人,而且表演本來就具有多樣性。不過,基本上來說,從我們開拍的那刻起,即興發揮就完結瞭。

澎湃新聞

:每一部《憨豆特工》的導演都不一樣,這一次和大衛·科爾(David Kerr,《9號秘事》《無意冒犯》)合作,帶給你哪些新的感受?

艾金森

:我認為大衛非常出色。跟以前一樣,我希望我們之間是一種合作關系。通常在一部電影裡,導演的角色是國王或女王。他會運籌帷幄,而演員隻是乖乖照導演說的去做。但這不是我的工作方式。因為我會參與到劇本寫作、故事創作和制片的環節中,這就意味著我跟導演的關系必須是合作性質。我們必須討論所有的事,包括他想怎麼做、我們會怎麼拍、我該怎麼演等等。這才是我的工作方式。所以,對我來說,導演最重要的特質是友好、靈活、能表現我對這部電影的想法。前兩部的導演彼得·休伊特和奧利弗·帕克在這些方面也都做得很好,你或許會奇怪為什麼我們這個系列用瞭三位不同的導演,我也不知道原因,我隻是希望《憨豆特工》能繼續拍下去,而新導演總能帶來點新的東西。

羅溫·艾金森與導演片場對戲

澎湃新聞

:毫無疑問,《憨豆特工》是喜劇系列。在你看來,這部電影最有趣的點在哪裡?

艾金森

:我最喜歡VR畫面和真實場景交替對比的那段。我們通過數字軟件模擬瞭敵人的動向,那是一個想要統治世界的惡棍,跟007裡傳統的反派差不多類型。強尼·英格利可以算是個老古董,他用的全都是電子模擬信號設備,比如他會扔掉能上網的智能手機,他選的車是1970年代的阿斯頓·馬丁,車上沒有追蹤系統和導航系統,也沒有自動引擎管理系統。可他居然贏瞭,電子模擬信號戰勝瞭數字信號!這一點正是讓我想要去拍這部電影的原因。它跟《憨豆特工》系列的基調完全吻合,讓我覺得這個劇本拍出來還是不錯的,觀眾會喜歡看。因為不論是看似落伍的模擬設備還是當下的數字設備,我們其實都可以盡情使用。現在,我們很多人享受被數碼產品包圍的便利,但我有時會去想:這樣真的好嗎?生活又在哪裡?或許這種感觸還稱不上是恐懼,但關於科技會把我們引向何方的憂慮,讓我往回看,想到如果還是使用那些老舊的模擬設備去跟現在的反派對抗、去拯救世界應該會讓人覺得很有趣。

戴著VR眼鏡的強尼在人行道爬行

澎湃新聞

:你曾在紀錄片《憨豆的故事》(The Story of Bean)裡說過:“我認為演員在喜劇中創造的角色或人物來自於其本人的人格深處,因此很容易從中發掘演員本真的部分。”那麼,你把你本人的哪些特質註入到強尼·英格利這個角色裡?

艾金森

:(笑)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讓別人來分析,例如我是誰、我跟英格利有哪些共同點。跟他一樣,我也喜歡007電影,熱衷於那個詹姆斯·邦德營造的英國間諜的世界。畢竟,邦德在各方面都很迷人,我們起初驚嘆於他在世界范圍能吸引到那麼多觀眾;繼而發現他的魅力竟然可以持續幾十年不倒。還有就是我認為自己還算勇敢、意志堅定,這點也跟強尼·英格利相同。至於我努力把自己和他區別開來的品質,我希望自己不像他那樣自欺欺人,不像他那樣自私,不像他那樣容易自我陶醉,不像他有時會漠視別人或者別人面臨的問題。不過,我還是很喜歡他的。哦,還有就是我們兩個都很愛車!

澎湃新聞

:在《憨豆特工》之前,你已經演過許多別的角色瞭。除瞭傢喻戶曉的《憨豆先生》,還有我個人很喜歡的《黑爵士》,以及《四個婚禮和一個葬禮》、《真愛至上》等影片。那麼,在扮演英格利的時候,你會試圖刻意將這個角色和你之前演過的角色區別開來嗎?

艾金森

:強尼·英格利這個角色最早被開發出來,是因為1990年代初投放的一系列信用卡廣告。我隻是很喜歡這樣的創意:一個自命不凡的男人以為自己無所不知,而實際上他一無所知。這個角色看上去可愛、傻氣又滑稽。他原本就跟我演過的其他角色有很大差別。憨豆先生非常非常自私,又很孩子氣;強尼·英格利要成熟得多,而且他生活在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裡,身處於一個全然不同的空間中。他跟我在情景喜劇《黑爵士》裡的角色也不一樣,黑爵士很嚴肅又憤世嫉俗;強尼·英格利一點也不憤世嫉俗,他很勇敢,行動起來義無反顧。總之,我覺得強尼·英格利這個角色是獨一無二的,看他的大計一次次失敗總是很有趣。他的野心有那麼高,可是他的能力隻有那麼點。我們之所以喜歡看他幹傻事並不是因為那是一時的失態,而是意味著他又要空歡喜一場。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T种子还行?赏一包辣条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