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影简介
BT种子下载

電影中的孫悟空是摩羯座

創作初衷:這是一個特別不一樣的西遊題材

最早如何遇到這部小說,如何被它打動,如何萌發想把它拍成電影的想法?

郭子健:我是在拍西遊降魔的時候在弄一些資料,然後有人給我看這個小說,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夠幫助我可以想到西遊降魔裡面的一些情節,我看完以後就哇~ ~ 特別覺得是很厲害的一個小說,而且我覺得這個孫悟空是從來沒有在電影和其他一些題材裡面出現過,在那個時候我就在想是不是可以把《悟空傳》拍成電影,那個時候西遊降魔就是在主題上跟這個《悟空傳》在主題上有一點不一樣,所以在西遊降魔沒有把悟空傳的一些東西放進去,之後有機會的話我必須要把它拍成電影。

聽到導演這樣評價您的小說,您有什麼感想?

今何在:那當然很開心啦,我自己一直很夢想這個小說能變成電影。也是等瞭很多年,小說其實2000年就寫出來瞭,中間很多次想說,有些別的機會能改編成電影,但各種原因,一直到現在,終於可以靠譜一回,制作精良,有很多很優秀的演員,包括好的導演來做這個電影,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

您當初有對導演說你期待的電影會是什麼樣的?

今何在:我當然希望它是票房口碑都是雙豐收的片子,因為我覺得中國做這種片子特別的難,所以我覺得這個電影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現在我覺得從電影的樣子來看,我還是挺有信心的,對導演對這個團隊。

導演有壓力嗎?

郭子健:壓力從一開始就已經有瞭,我是非常喜歡這個小說的書迷,我第一次看到今何在老師,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已經表達瞭我這一種情緒,就是我非常非常喜歡,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壓力就會更大,我知道這個小說裡面她最好的地方是一個精神狀態,要把它拍成電影是不容易的事情。我們喜歡這個小說的都知道它是一個比較意識流的東西,裡面比較像一個穿越在不同時候的散文,然後,就是因為裡面的一些情緒,一些這種感覺,就激動瞭我們有一種叫年輕的新的人,一種激情,所以就讓我特別喜歡,但是如果真的要把它拍成電影的話,我們就必須要重新去構想,怎麼樣的事情來,也是我當初第一次碰到今何在我們研究的最久的一個事情。

就是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想倒不如我們就把那個小說重頭理一遍,就實實在在的拍出來,一點都不改,但是那個反過來就覺得原來不論是小說裡面的容量還是人物,都有很多很多,如果要全拍出來的話, 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的電影可能會有一點難度,所以我們必須要重新去想一個配合這種精神狀態,在這個基礎上,重新再寫一個故事。所以這是一開始給我最大的一個壓力。

設計角色: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孫悟空

悟空是很重要的一個角色,在討論悟空設定的時候是怎樣一個想法?

郭子健:對我自己來說,孫悟空是我從小就很喜歡的人物,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記得我第一次看的時候,香港仔80年代才放以前很老的60年代的《大鬧天宮》動畫片,是內地的,那個時候我每一天回傢就畫孫悟空,從那個時候我就很喜歡他,我成長的過程裡,每一個年代,孫悟空的出現,可能是漫畫,動畫,電影,不同演員的演繹,有的是不同作者去畫,我就覺得孫悟空是我的青春,就好像我的人生一樣,孫悟空不論在《悟空傳》也好,《西遊記》也好,給我的感覺就是每個年輕人都有的特點,是不是一定是叛逆,或者什麼,這個都不重要,反正我覺得孫悟空代表著我們每個年輕人的心,每一個年輕人的行動。

今何在: 我跟導演有共同的童年,我也從小看《大鬧天宮》長大的,而且特別喜歡孫悟空的形象,我們這代人都會受到動畫片裡孫悟空的影響,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大英雄,你會幻想自己成為他,想有他那樣的力量,能夠去改變世界,戰天鬥地,不管是我或下一代,永遠是大傢心中的一個英雄夢,你會想成為孫悟空。在你少年的時候你會想當一個英雄,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英雄,或你去追尋你的夢想,你會遇到阻力,遇到你永遠也沒法戰勝的東西,我想表現的悟空就是一個他並不是能夠戰勝一切的,但是他會勇敢的去做他覺得值得去做的事情,這是我對孫悟空的理解。

郭子健:所以看孫悟空會有很大的樂趣,這個人物本來就跟我們一起成長,所以我們都會把我們成長過程裡的一些事情和情感放到孫悟空這個人物身上,這是不論我最初看到悟空傳這部小說,到我拍悟空傳這個電影的過程裡,我也每一次都提醒自己,我必須把我們成長過程中的感受放到裡面,跟今老師說的一樣,如果小時候我們看的時候覺得跟孫悟空一樣天下無敵,能力很高,我們做什麼都成瞭,要成為一個大英雄。然後到工作的時候,畢業瞭以後,發現原來我們都做不瞭,也覺得我們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世界圍著我們來轉的,慢慢成長瞭,才發現原來世界沒有圍著你來轉,而是我們圍著這個世界轉,有太多的無奈,不論是情感上的,事業上的,遇到的人和事,全都和你說你肯定會失敗的,所以我做悟空傳的時候,就拿著悟空傳小說裡的精神,我不會認輸的,我肯定不會認輸,怎樣打擊我,讓我倒下,我還是會站起來,還是會跟你們鬥,這個感覺就是不論哪個年輕人,我跟他(今何在)同一個年代的人也會感受到情感上很澎湃的感覺。

你們覺得自己身上有悟空的精神嗎?

郭子健:我覺得他肯定有,我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跟他說,你外表和內心的感覺特別像悟空,很多人包括我都覺得能夠寫出這種小說的人,肯定氣質和氣場很不一樣,他肯定不是很誇張很多話說的那種人,他肯定有一種力量在裡面,好像好多話想說,但是有說不出來這種感覺,我看到他本人就很確定這種感覺。

今何在:每個喜歡孫悟空的都想成為孫悟空,內心都有一個孫悟空存在吧,都會想做自己的英雄夢,這是肯定的。

關於改編:在《西遊記》的基礎上賦予想象力

《悟空傳》和《西遊記》有關系嗎?

郭子健:我覺得孫悟空本來就是從西遊記裡出來的,所以肯定會有關系的,不過每一個創作的人對孫悟空這個人物,而且西遊記這個世界觀都會有一個自己的感受,出來的感覺都會不一樣,所以我覺得西遊記是一個基礎,悟空傳也是一個基礎,它們給我們想象力,激發出一些感覺想象力,我們再把它無限放大,去發展,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一個地方。

今何在:我就是把看西遊記的感受寫出來,包括以前也看過86版的西遊記,包括很多版本的西遊記,其實我就覺得說西遊記是一部很深的名著,他不僅僅是打個妖怪成個佛這麼簡單的,其實西遊記有很深刻的東西在裡面,我的理解是它是講一個人一生的道路的故事,你看它怎麼講孫悟空的出身,到他最後成佛,成佛相當於一個終點吧。

你可以把孫悟空和其他幾個人看做是他們一生的道路,路上他們遇到什麼,怎樣去走這個路,我就是想把我對西遊記的理解寫出來,在我的想法裡,孫悟空他不僅是一隻猴子,他是一個人,他不是一個神,我想把他寫成一個人,有自己的感情,會痛苦,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他一路去追求,他會失敗,最後走完他的一生,我想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電影創作和小說故事部分的比例是怎樣的?

郭子健:我覺得電影是從小說的精神中提煉出來的,裡面關於他對命運的不服氣,對於不公平的體制和事情的反抗,這個是不會變的,這也是我看小說時最感動的地方,就是怎麼改也不會改這個精神,是一個校園人對他面對所有事情的不公,身邊的人和他的沖突,發展出來的不服於命運的故事,我們剛才說過,電影的容量跟小說不一樣,我很想說如果我們一起去創作一個屬於電影版悟空傳的故事會是怎麼樣,如果我們從頭說起,從孫悟空本來是怎樣一個人,他面對是怎樣的事情,我們熟知的事情是怎樣來的,比如他的筋鬥雲啊,為何叫齊天大聖啊,這些東西我們重新創作一下,可能也是很有趣的事情,而且裡面的愛情和其他人的對抗,除瞭悟空傳我還很喜歡今何在的一個外傳《楊戩傳》,我那個時候就和今老師說,有沒有可能給孫悟空一個非常強大的敵人,對天是一個比較模糊的對抗,如果他有一個對手,他的對手會是誰,我就想到小說裡楊戩是一個非常無奈的一個人, 他的無奈和孫悟空不一樣,孫悟空從來沒有變過,非常直的一個人,面對很多失敗、無奈,但他心裡面那團火從來沒有改變過,直到死也不會改變。但是楊戩是跟我們普通人比較接近的,他本來也是很有理想的一個人,也會對身邊不公平的事情感到憤怒,但其實他會服於這種制度,而且會變成體制裡的一種人,這很像我們剛出來工作的人,我也覺得跟悟空是一個非常好的沖突,所以就把這兩個人物放在一起,也重新創造他們兩的故事。這也是我跟今老師做的最大的一個工程。

今何在:其實因為悟空傳寫瞭很多人物,但你把小說人物都放到電影裡面就會像好幾部電影拼起來的,所以電影裡主要還是把悟空的故事提煉出來瞭,主要是講他大鬧天宮這一段,線索集中在這一塊,這樣整個故事就比較緊湊,好看。當然我們還有天蓬的故事,其他故事就作為支線,稍微的弱化一點,如果有機會拍續集的話,會把這些故事更豐富,但這部片主要講孫悟空的故事。

對於原著出版到現在電影版已經過去十幾年瞭,您有沒有心情上的變化?

今何在:心情變化肯定是有,因為你自己就在不斷地成長、改變,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你回頭看當初寫的作品,會覺得有些地方真的是很不成熟的,其實你可以把它做得更好,你可以把這個人物做得更加豐滿更加有血肉,悟空傳小說裡還是有一些,就是當時還很年輕,有很多很沖動的東西,是用一些很激烈的方式寫出來,這樣寫更多的是一種情感的宣泄,不會去去考慮這麼多,就像你大聲唱歌但不會想唱的好不好聽,現在看小說裡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這就是當年的你,我也沒有要去改變小說,再出版的時候我還是保留以前的樣子,沒有改動,有新的想法就通過新的小說去表現,以前的就保留下來,像一張照片的保留下來就好瞭。

首次合作:我們都很興奮、不服輸

你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樣的狀態?

今何在:我覺得第一次見面我們就很直接的開始聊劇本瞭,聊故事聊人物,其實我覺得就是我跟導演其實很像,腦子裡想的都是怎麼把這個東西做好,所以說當時就從電影開始聊起,我覺得直接聊細節是最好的一種溝通吧,感覺大傢聚在一起做共同的事情。

郭子健:我第一次見到他我就很開心啊,因為他是我的偶像啊,我看那個小說特別奇異的事情就是雖然那個小說不是我寫的但我真的覺得小說裡每一句對白每一種感受都是我自己內心裡跑出來的,所以我很期待今何在究竟是怎麼樣一個人,然後我一見到他我就直接跟他說我真的很崇拜你很喜歡你啊!就是今天看到瞭我問他我要怎麼稱呼你啊,要叫你今老師啊今何在啊還是跟其他書迷一樣叫他猴哥,他就說叫我猴子就好瞭,就覺得跟他有一種特別接近的感覺,也覺得我們這次合作讓我非常興奮。

在合作的時候有沒有一些創作上的分歧?

郭子健:我覺得每一個創作的人都有他心裡面的想法,我覺得最好的是,因為我是完全喜歡這個小說,對裡面所有的不論是主題,人物啊,整體的感覺,我100%的順服今何在本來的設定,所以我跟她聊得時候我不是我如何去主導這個事情,而是跟他去聊跟他去講,讓他跟我說他本來的想法是什麼,然後我們再去配合想一個我舒服他也舒服的方法出來,我總覺得沒有什麼很大的分歧。有時候我是亂說的,金老師會提出孫悟空應該是怎麼樣,楊戩應該是怎麼樣,這些提醒對我是非常重要的。

今何在:因為本身討論劇本的過程就是需要不停的討論不停的碰撞的,開很多的會,大傢在一起,去討論大傢應該做什麼事,我自己也很明白悟空傳作為小說,直接把他原封不動的按小說一句一句拍成電影,我想象那個畫面,覺得會變成特別文藝,很文藝的一個電影,因為小說本身是比較跳躍的,拍出來並不是特別適合轉換,我覺得必須是要改動的,我要是作為導演,我也會按照電影的改法來改,在討論的過程中,首先這個東西是要改變的,究竟怎麼去改變,怎樣讓所有的觀眾去喜歡它,並不是一部分書的讀者或喜歡文藝的讀者,它需要去適應其他的觀眾,老人小孩都能看懂這個故事。

郭子健:所以很多時候我很喜歡一些對白,一些場面,我就跟今老師說這個可能要放下去,反過來是他提醒我,那一段對白如果用臺詞的方法念出來就不適合,有時候就是他提醒我這個,所以我覺得挺有趣的,我就是很想把小說裡面的精神拿出來,反過來有時候太在意一個書迷的心態,很多都想放進去,有時候就想整段放進去,今老師就說這一段不可以這樣說,他寧可重新去寫一段是這種感覺的東西,但跟書裡面不完全一樣,我覺得是我跟他挺好的一個合作,挺好的一個默契。

您覺得導演有讀懂您書中的精髓嗎?

今何在:我和導演肯定是有共鳴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麼喜歡這個小說,做這個電影,所以共鳴是沒有問題的。我也不希望電影是把小說翻拍,我覺得那樣沒有創新沒有改變的,我寫的悟空傳是做瞭很大的改變,我是按我心中的西遊記寫出來,後面再做改變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把對西遊記、孫悟空的想法放進來,這樣他會是一個永遠變化的,在不斷跟著時代跟著我們的思想走的,他永遠會有生命力。而不是說一本書放在那,你必須去尊重原著,那就變成按照一模一樣拍,就僵化掉沒有生命力瞭,所以我覺得有更好的有才華的人把更好的想法加進來,並不是說在做小說悟空傳,而是在做我們的電影版悟空傳,是一個全新的東西。

兩個人都是摩羯座,在創作的時候都有很多自己的代入,悟空精神又互相不服輸,兩個人在工作中有沒有產生一些火花,真的能在一起工作嗎?

郭子健:我覺得沒問題,挺好的。意見肯定會有,這一次我跟今老師比較緊密的合作,從一開始我們聊,後面很常一段時間每一天都坐在辦公室裡面開會,那個時候我們是有爭論過得,比如說對於悟空的一些表現,我是一個比較頑皮的人,有很多很調皮的東西本來是想放進去,今老師就覺得有些事情悟空是不會做的,那個我覺得是好的,提醒瞭我一些東西我可以做但是孫悟空不可以這樣做,這個是我們爭論比較大的一些點,但在這個過程裡,到我們冷靜下來,爭論也完瞭的時候,我也會用他的角度去想,他也會用我拍電影的角度去想。

如果我是從人物出發的時候我應該怎麼去調整,今老師也會想我這個角度如果是電影怎麼會更有趣一點,所以這種合作可能就是大傢都不服輸,都覺得自己有好的點,所以我們會不介意不禮貌的提出。這個比較好,因為我之前跟很多不同內地的編劇合作過,他會因為你是導演,你是電影的主創,他不會跟你爭論很多,反過來最後都是讓你去決定,但是這次我最開心的就是跟今何在合作,他會爭論到底,他怎麼樣都不會放過,可能今天放過瞭你,明天出來的時候他一樣提出同一個問題,然後我也會跟他爭論到底,中間的沖突跟融合才讓悟空傳裡面的情節經得起推敲,變得更好的情節。這是我覺得很珍貴的一個地方,也是這一次最好玩的地方。

今何在:做電影本身就是不停的爭論討論開會,如果大傢做一步電影沒有任何的討論,這根本不正常,我和導演在大的情節上沒有什麼分歧,很多分歧是在小的細節上,比如這句臺詞應該怎麼說,導演說一句臺詞,我說在內地大傢說話習慣不是這樣子的,我們會用另外一種方式去說。有時候想一個笑點,我說這個笑點這樣說可能觀眾不會笑的那麼開心,我們換一種方式會更好笑,在這麼小的細節上,甚至是一個動作,一個道具,這個道具應該是這個樣子而不是另一個樣子,在每一句臺詞每一個細節上都會有這個爭論,都會有修改,這樣才能保證大傢都能知道對方的想法,出來的東西是大傢都能喜歡的,這種狀態非常好。

那你們會覺得悟空也是摩羯座嗎?

郭子健:有可能的。

今何在:兩個摩羯座做出來很有可能。

郭子健:對,現在至少是兩個摩羯座弄出來的孫悟空,電影版悟空傳的悟空肯定是摩羯座啦。(笑)

文/婉婷

本文摘自《電影中國》雜志,閱讀更多精彩內容,請在各大應用市場下載安裝該雜志APP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T种子还行?赏一包辣条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