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影简介
BT种子下载

專訪|《人不彪悍枉少年》開播,總制片人王柔媗酣聊創作不斷電

文 | jin

“人不彪悍枉少年”。

這七個字,開啟瞭該項目的總制片人王柔媗在耀客傳媒的工作生涯。

兩年半前,王柔媗以副總裁的身份入職耀客傳媒,主要負責創制發中的制作工作。入職的第三個禮拜,就看到瞭《人不彪悍枉少年》(下簡稱《彪悍》)這個項目。一見傾心。

“‘彪悍’和‘少年’放在一起,給人一種非常獨特的感覺”,王柔媗對第一劇集的記者回憶道。

也正是因為這一眼的緣分,王柔媗對《彪悍》從頭跟到尾,“從一開始的劇本會、與平臺溝通,到選擇導演、演員,再到拍攝時從頭到尾跟組,到殺青後開始後期制作,最後到如今播出”,可謂事無巨細。

總制片人王柔媗

這期間,王柔媗還負責瞭《紅薔薇》和《大宋北鬥司》的制作工作。

《彪悍》終於要在騰訊視頻獨傢上線。王柔媗開心的同時,也有些忐忑不安,“萬一觀眾不喜歡怎麼辦”,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她分享與《彪悍》相關的創作故事的心情。

前幾日的看片會結束後,王柔媗和《彪悍》的編劇孫笑,與第一劇集的記者一聊就是兩個小時,幾乎把這部明快青春校園劇聊瞭底透,“跟你說這麼多,我也不怕劇透,《彪悍》豐富著呢”,王柔媗朗聲笑道。

創作:緣起“彪悍”二字,“真實感”貫穿頭尾

《彪悍》由天涯社區帖子衍生的同名小說改編,企鵝影視、耀客傳媒聯合出品,鄧科執導,孫笑編劇,李爾雲、王柔媗任總制片人,侯明昊、萬鵬、張耀、代露娃、李明德、潘美燁等主演。

談到這個項目為何吸引自己時,王柔媗表示用“彪悍”二字形容青春期非常貼切,並且很有想象力,“熱血正義、單純有激情、敢做敢當、有情有義,這是我對青春的理解”,也是劇中以花彪(侯明昊飾)為首的飛車五人組對青春的定義。

“恒溫39度的18歲”;

“青春永不退燒”;

“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它永遠不會被改變”;

……

這些散發著活力熱血的句子,讓《彪悍》透露出正青春的飛揚激越,少瞭我們常見的懷舊回憶體風格,“那個年代的青春期,年輕的荷爾蒙幾乎要溢出屏幕”。

《彪悍》講述的是1996年的故事,那時候的高中生,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麻木,隻有錄音機歌聲伴隨下的魔鬼舞步、旱冰場上接龍的熱血比拼、呼機聲後抓著電話忐忑等待的不安,當然,一張張考卷、一次次模考、“一分幹掉千人”的緊張學習也不可少。

某種意義上,“彪悍”等同於鮮活。

這種鮮活,既表現在朋友間簡單純粹、有難一起當的友情上,也有青春悸動的小情愫,比如飛車五人組幫花彪打工、楊夕(萬鵬飾)與楊肖和美(潘美燁飾)幫花彪修房子、刷墻,再比如花彪、楊夕、李漁(張耀飾)三人剪不斷理還亂的青春小心事,黃澄澄(代露娃飾)對李漁喜歡就追的敢愛敢言。

而除瞭青春悸動、朋友友情之外,《彪悍》還關照瞭父母師長的心理,“這也是《彪悍》為何如此打動我的原因,它除瞭以年輕人為視角講述青春故事,還講述瞭在孩子經歷青春期成長的同時,他們的父母、奶奶等長輩以及老師、教導主任等在想什麼”。

其實,這才是青春真實的模樣:高考當前,少不瞭晚自習,少不瞭老師一遍遍猜題,少不瞭一模、二模大小考試,少不瞭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少不瞭父母敦促學習,少不瞭桌邊堆積成山的書和試卷……

熱血、活力、有趣,聯同枯燥地考試再考試,再加上懵懵懂懂察覺出傢庭變故,一起構成《彪悍》中的青春故事,“真實得仿佛自己的經歷被復刻”,而這種真實感,才能喚起各年齡層的共鳴。

而為瞭呈現真實的青春,除瞭內容上的努力,《彪悍》劇組在拍攝技術上也進行瞭革新:雖然劇中呈現出的畫面有種上世紀90年代特有的懷舊感,但其實這部劇並沒有使用濾鏡,“導演在拍攝時,通過鏡頭語言、設備,以及打光等各種手段,實現畫面的真實感,後期調色其實是在無限接近原拍攝風格”。

除此之外,在後期制作過程中,《彪悍》還使用瞭全杜比技術,“聲音、畫面都是全杜比效果,杜比的聲音大傢都知道,但其實杜比也是有畫面的,它會最真實地還原當時拍攝的色彩”,王柔媗對第一劇集記者介紹道。

而在具體創作上,“從帖子到大綱,再到分集,到劇本,我們汲取瞭原帖子對那個年代特殊感覺的描述,以及人物設置,構架出故事模子,就是想喚起大傢對那個年代青春故事的共鳴,也讓現在年輕人,可以瞭解那個充滿美好的年代”,編劇孫笑表示。

王柔媗補充道,“2017年‘十一’期間,我們聯同編劇一起‘關’在北京南邊的一個公寓裡開劇本會,研究怎麼推進故事,一張張卡片,一個個想法,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青春就是一邊受傷,一邊成長,但又始終滿懷希望和好奇。

選角:星座、外形氣質貼合角色

劇本搭建完成後,演員的選擇就成瞭重中之重。

《彪悍》中的主要演員,除瞭侯明昊和代露娃有比較豐富的拍戲經驗外,女主角萬鵬、男二號張耀、潘美燁等都是經驗尚淺的純新人。

“有時候,我有種感覺,演員和角色的緣分是命中註定的”,王柔媗對第一劇集記者表示。

在她看來,劇本裡的角色會牽引著他們找到他。

“比如花彪,當時我雖然知道侯明昊,但一直沒對上臉(笑)”,王柔媗陷入回憶中,當時的她,正與同事在三裡屯一傢影城,觀看蘇有朋執導的《嫌疑人X的獻身》,“侯明昊一出場,我就對我同事說‘這個男孩是誰,我要找他演花彪’,因為他給我的感覺非常像花彪。”

而聯系到侯明昊的經紀公司後,一開始其實有些不湊巧,“當時小侯已經定瞭另一部戲,檔期滿瞭”,百般無奈下,王柔媗與導演鄧科也接觸瞭其他同齡男演員,“想演的人還挺多的,但怎麼都差點意思”,這時,恰巧侯明昊已定的項目往後延瞭,這才與《彪悍》結緣,“所以說,是誰的就是誰的,演員與角色間的緣分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笑)。”

之後,侯明昊在上海拍廣告的間隙,王柔媗去探他的班,“小侯問我為什麼覺得他能演花彪,我說‘特別簡單,花彪是獅子座,你也是獅子座,看到你在《嫌疑人X的獻身》裡的狀態,就覺得你跟花彪很契合’,我相信他身上有飛揚的一面。”

彼時的侯明昊,已經是一個粉絲非常多的青年演員,舉手投足都得格外註意分寸,“花彪常常笑得露出大白牙,小侯剛開始其實有些顧慮,不知道觀眾會不會喜歡他笑成這樣,雖然我常常跟他說他笑起來非常有感染力,但他內心還是有些不確定,直到我們在春節期間發佈瞭一個祝福視頻”,視頻中,侯明昊咧開嘴,笑得十分開朗,“視頻發佈後,獲得瞭一片好評,因為他笑起來真的很陽光”。

這樣的顧慮,是每一個青年演員都必須面對的,但從心底裡,侯明昊其實一直想讓大傢把他當作一個年輕演員看,“拍《彪悍》時,侯明昊真的很使勁,現學輪滑,在冷水池子裡泡,完後還發微信跟我說‘姐,沒事,身體好’”,王柔媗對第一劇集記者表示,“拍完一天戲,非常累瞭,晚上回去後,還總是發微信與我和導演溝通明天的戲怎樣演,什麼樣的狀態是對的。”

而侯明昊認真的態度,也讓劇中與他對手戲頗多的奶奶的扮演者老戲骨吳彥姝,非常喜歡他,“我們都說,簡直跟對親孫子一樣疼(笑)”,劇中,後期奶奶得瞭老年癡呆癥,漸漸不記得花彪,在拍一場花彪拿菜進門的戲時,奶奶一個人在廚房哭得很傷心,“我和導演趕緊過去問奶奶怎麼瞭,她說小侯看著太可憐瞭。”

其實,這隻是一場很普通的戲,沒有撕心裂肺的傷痛,但是那種融於生活的人世冷暖非常感染人。花彪是一個從小父母雙亡,與奶奶相依為命長大的孩子,在奶奶得瞭老年癡呆癥漸漸忘記他以後,他仿佛真的成瞭孤兒。老戲骨吳彥姝心裡那種無法掩飾的悲痛,既是對劇中花彪的心疼,又是對自己當親孫子疼的侯明昊的心疼。

而這樣的感情,毋庸置疑是非常有感染力的,“我和導演拍到後期,常見的狀態就是對著監視器哭得泣不成聲”,親情從來都是最催淚的元素,沒有之一。

女主角萬鵬是壹心娛樂旗下壹加壹的藝人,“當時壹加壹剛成立沒多久,我們找過去時,他們的簽約演員幾乎都是男生,唯一的女孩兒就是萬鵬”,萬鵬是北京舞蹈學院的學生,當時還沒演過戲,“我們見瞭萬鵬,與她深入瞭解後,發現她與楊夕的氣質非常相近,就定瞭她來演。”

而男二號的人選確定,也頗為神奇,“我們看瞭張耀的應選視頻,起瞭一身雞皮疙瘩,就像李漁站在我們面前一樣,但我們也沒說李漁應該是什麼樣。”

可以說,在《彪悍》的選角過程中,外形、氣質契合和星座相近是非常重要的標準。

拍攝:“好制片人的標準,是你要有‘回頭客’”

影視劇拍攝中,劇組生態是一件不容小覷的事,很多時候決定著一部戲的質量好壞。如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從業者認識到這一點,呼籲建立科學高效的劇組工作流程。

《彪悍》是一個難得其樂融融,並且可以嚴格保證拍攝進度的劇組。這一切,與總制片人王柔媗的處事風格密切相關。

“在我看來,制片人除瞭在創作上要100%支持和尊重導演外,剩下的事情都要盡可能自己扛起來,事無巨細,什麼都必須管。”

小到全劇組的盒飯,大到與各個工種的溝通,細到與導演、演員進行每一場戲的交流,王柔媗都盡量照顧更多人的想法,“有矛盾或是給別人造成麻煩瞭,一定要及時解決,比如有時候會因為演員調度的問題,給導演帶來一些額外的創作壓力,那我肯定會特別不好意思,然後給導演加雞腿(笑)。”

《彪悍》殺青照,左起:導演鄧科、侯明昊、總制片人王柔媗、萬鵬

在王柔媗看來,付瞭錢並不代表著理所當然,“做為總制片人,應該感謝劇組每一個人對這部戲的付出,不要覺得每個人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而在細節處理上,王柔媗也自有一套方法,“劇組在哪個地方拍戲,比如《彪悍》在佛山拍的,我會買當地的特色美食,然後與大傢一起分享”,點點滴滴中,自然就有瞭更深的情誼,遇到問題時也會比較好溝通。

王柔媗的戲,一般都是全程跟組,“現在在拍《人民的財產》,過來《彪悍》的看片會還是跟劇組請的幾天假(笑)”,接著,她正色道,“很多人問我,全程跟組做什麼?其實就是盡可能多地做一些小事,讓大傢工作得更加愉快、高效。”

而在談到制片人與導演的關系時,王柔媗對第一劇集記者表示,制片人要去分擔導演的創作壓力,而不是給導演增加壓力,“其實這兩者的關系很有趣,很多時候你越要導演越不給,但你讓導演自己決定時,他反而會問,你覺得這樣好不好,因為有瞭創作空間,他會覺得很開心,有些東西也希望能跟人分享”。

因此,在王柔媗看來,導演和制片人是“互相配合,互相體諒,互相分擔”的關系。

一個好制片人的評判標準是什麼呢?王柔媗的回答是“看你有沒有‘回頭客’”。

在王柔媗這裡,幾乎都是回頭客,造型、美術、導演、編劇、演員都不止一次合作,“陳曉拍完《紅薔薇》後,現在正在拍《人民的財產》,後續有項目還會跟他談,我感覺可以一直合作。包括跟小侯,也是可以一部部戲一直合作下去的。當然,還要看檔期合不合適(笑)。”

不過,這並不代表王柔媗完全沒脾氣,“我對不專業的人容忍度極低”,很多人可能為瞭種種原因,對不專業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瞭,但王柔媗不行,“如果在做項目的過程中,發現有人給大傢拖後腿,我是沒法容忍的”,很多劇組恰恰就折在事事往後躲的人手中,“我的制片團隊都很熱血、很積極,在這種氛圍下,幾乎沒人敢偷懶,所以大傢的效率都很高,工作也很愉快。”

影視寒冬下,很多從業者處於休養調整的狀態中,如何保證一部劇可以高效生產,是大傢都在思考的問題,或許,《彪悍》總制片人王柔媗的處理方式,可以給從業者帶來一些經驗。

作為耀客的校園劇新嘗試,《彪悍》別有意義

除瞭制片人和導演的關系,其實《彪悍》還給編劇和文學策劃間的溝通提供瞭一個很好的案例。

如今的耀客傳媒,施行創制發三位一體的戰略部署,各司其職,責權分明。不過,因為《彪悍》的特殊性,王柔媗也參與瞭劇本創作過程。

“我們在劇本創作過程中,不會隻讓責編一個人決定如何與編劇溝通,因為創作這件事情沒有對錯,每個人有自己世界觀和經驗,不能把個人的想法加在一個作品上,而是盡可能多地吸取經驗,互相提醒彼此開始的方向在哪裡,我覺得這個方式是更有效的。”王柔媗對第一劇集記者介紹道。

據瞭解,耀客創作部的運營模式一直跟隨市場和公司的發展情況進行著更新,現在公司的項目題材涉及較廣,項目較多,每個項目都有負責的責編,也會定期舉行會議聯合創制發各部門針對某一項目進行集中探討。

同時,耀客還特聘瞭資深劇本醫生,在劇本的結構和框架上給予方向性建議。因為在劇本開發前期,大綱和分集階段是非常關鍵且必要的,要從寥寥數千字中想象到下一階段劇情展開時會遇到的問題,就需要多層次全方位地吃透故事和人物。

真正專業的制片公司不會以個人審美或者主觀好惡來指導創作,對劇本提出意見,一定是奔著劇本越來越好的方向去的。

其實,從中可以看出,所謂責編的專業性,不僅僅來自於對於劇本的審美,還有對於市場的敏銳判斷和面對各種不同意見時的求同存異,以及與公司各個部門溝通的能力。

一傢成熟的制作公司必然有其獨特的創作氣質,內部的各個部門也會形成默契,整個項目的開發都在這種基調下向前推行,才是專業的標志。

耀客傳媒是一傢年輕的公司,但已出品瞭為數眾多的影視作品,包括《心術》《蘭陵王》《離婚律師》《千金女賊》《女不強大天不容》《幻城》《紅薔薇》等,接下來還有今晚播出的《彪悍》,即將播出和正在籌備中的《大宋北鬥司》《白發王妃》《人民的財產》《無名偵探》《特種兵》《穿越火線》等。

從其出品的影視作品的體量來看,既有與平臺方深度合作的定制劇,也有大體量的版權劇,這是如今制作公司常見的兩種戰略,也是現在行業環境下的有效應對之策。

“確實能感覺到一些寒意,平臺方聯合聲明的限價也是真限價,不是說說而已。但我倒覺得,這是市場回歸理性的表現,不是壞事兒。其實,拍戲的人是手藝人,不管春夏秋冬,我們公司都懷著一樣的心去拍戲,這個倒沒有什麼大變化。”王柔媗表示。

寒意覆蓋著行業,但希望之花卻處處開放。《彪悍》是耀客傳媒在青春校園劇類型上的全新嘗試,整部劇都散發著青春正好的飛揚感,也希望這部劇能給力求創新的耀客傳媒帶來爆發的機會。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主編 | jin

編輯 |殼子

校對 | 夾心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T种子还行?赏一包辣条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