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影简介
BT种子下载

《電影手冊》評《幸福的拉紮羅》

 

魔 咒

一個白癡原來是一位聖人,這類寓言已為人熟知;而一位聖人是一個白癡,這類故事則較為少見瞭。在阿莉切·羅爾瓦赫爾(Alice Rohrwacher)的第三部長片《幸福的拉紮羅》中,她極富創造性地將以上兩種敘事結合在瞭一起。更值得稱道的是這部兩段式電影營造的一種甜蜜又苦澀的怪異感,先前近乎魔幻的光景被其後的幻滅一掃而空。影片的前半部分聚焦於青年拉紮羅的農社生活。

村莊位於意大利北部,與世隔絕且有時代錯置感。他們在此種植著充滿異國情調的煙草莊園。拉紮羅善良肯幹,有令必達。於是人們剝削他,正如領地的主人女侯爵剝削著這片遼闊土地上的每一個農民。這是影片最好的部分:人類學記載(例如農作的方式,傳統音樂等)以及描寫殘酷鄉村的片段混雜一體。後者已接近奇幻類型的邊緣,例如影片中的一個情節:農夫們吹瞭一口惡氣,狡猾的領地總管就被趕瞭回傢。骯臟、破敗的房屋,幹燥的草地,凝灰巖丘壑,海蓮娜·勒瓦(Hélène Louvart)用她的超16毫米攝影機敏銳地捕捉這一切細節,同時展現瞭拼裝藝術和貧窮藝術的風格。

《幸福的拉紮羅》劇照

勒瓦也曾擔任導演另一部影片《奇跡》(The Wonders, 2014)的攝影師。銀幕新人阿德裡亞諾·塔爾迪奧洛(Adriano Tardiolo)飾演的聖潔的拉紮羅,帶著他著瞭魔咒般的(incantato)神情經歷著這一切。Incantato,一個迷人的意大利詞匯,在影片開篇不久就出現瞭,它有被施咒語和呆若木雞的雙重含義。當拉紮羅是一個白癡的時候,他話不多,永遠都在呼應別人的召喚,隻有在突然中咒時,他會變得僵化。魔咒在這裡也有死亡的意味。

在影片的後半部分,多年過去,村民們在一個虛構的城市中艱難維生。這個城市像是米蘭和都靈的混合體,有前者嘈雜的工業郊區和後者的歷史古城中心。村民失去瞭他們的一切:女爵長期將這群村民隔絕於現代文明之外,直到憲兵的到來終止瞭這場荒謬行徑。拉紮羅最終與村民們匯合瞭。此前,他從懸崖墜落,被村民遺棄。所有人都老瞭,而拉紮羅竟沒長一道皺紋——奇跡。然而,劇作推進到此之後便卡住瞭。

《奇跡》海報

就這一點來說,和很多戛納最佳編劇獲獎電影一樣,該片獲獎其實難副。村民一傢的遊蕩遷徙像一場長時間的即興創作;他們的苦難像一幅都市浮世繪,在並不好笑的幻象中迷失。也許,羅爾瓦赫爾最希望的還是在此制造一個反轉,這需要時間的跨越和魔咒的消除。正是由於這個魔咒,拉紮羅成瞭影片中唯一一位失語的角色。這位聖人是一個懷舊者。在看到他的朋友以及女爵一傢的沒落之後,他罔顧社會道義希望拯救這一切。在影片的最後一幕,他荒誕地要求人們將財富歸還給先前的主人。他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而其他村民已懷著革命鬥士的勁頭準備出發占領莊園。

一段悠揚的音樂場景隱喻著一場奇妙的轉移:在拉紮羅和他的朋友們路過教堂之後,管風琴的歌聲逃離瞭教堂飄蕩到瞭這些凡俗人士的耳旁。也許到這裡,影片的焦點也應該回歸瞭,而不是停留在這個怡然自得的修正主義者身上。這並不是為瞭獲得一個更加美好的結局,而是因為影片能夠在此回歸其力量本源。

導演——阿莉切·羅爾瓦赫爾(Alice Rohrwacher)

《奇跡》這部影片已沿襲瞭很多電影傳統。《幸福的拉紮羅》也如同其鄉愁的主角一般,包裹在一種電影懷舊情緒中。在影片裡可以找到德西加(Vittorio de Sica)的《米蘭奇跡》(Miracle in Milan, 1951) 的痕跡,裡維特(Jacques Rivette)式的超現實手法,以及馬克·貝洛基奧(Marco Bellocchio)《吾血之血》(Blood of My Blood, 2015)裡收刮民膏者沒落的橋段。而羅爾瓦赫爾血液中那股田園詩歌般的充滿活力的才氣才是她更為引人入勝之處。這一點和米開朗基羅·弗蘭馬汀諾(Michelangelo Frammartin)、亞歷山德羅·科莫丁(Alessandro Comodin)以及皮耶特羅·馬切羅(Pietro Marcello)最近的電影一脈相承。我們期待在下一部影片中,她的才華能夠得到全面的施展。

-FIN-

赞(0) 打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BT种子还行?赏一包辣条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